『 軍事小說網 』>>> 軍事小說列表 >>>明鹿鼎記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手機閱讀

【0748 魏忠賢忒歹毒了】

[字數:6111 更新時間:2019/10/5 7:34:00]




  思來想去,魏忠賢還是決定見韋寶一面,不見也不是辦法。

  但剛才與一幫手下大臣討論之后,更加堅定了魏忠賢想殺韋寶的心思。

  魏忠賢與韋寶的主要癥結還是在于魏忠賢搞不清楚韋寶的心思,而且,韋寶是孫承宗的弟子這件事。

  孫承宗不僅是一位軍事家、戰略家,還培養了馬世龍、袁崇煥等一大批文武將領。

  孫承宗在明與后金作戰連遭敗績、邊防危急的情況下,他替代王在晉成為薊遼督師,坐守山海關,并備前屯,充當后盾,有效遏制了后金的發展。

  而且在孫承宗的精心治理下,修筑大小城池,開墾萬頃良田,讓寧遠成為了進可攻、退可守的軍事重地。

  修筑了關寧錦二百里防線,收復失地四百余里。

  1625年夏,孫承宗遣將分據錦州、松山、杏山、石屯及大小凌河各城,安置難民近百萬,逼迫努爾哈赤后退七百里,收復失地。

  自寧遠又向前推進二百里,從而形成了以寧遠為中心的關寧錦防線。

  孫承宗坐鎮遼東的四年,大明東北四年無戰事,使明朝有了更多的機會養精蓄銳,充分展示了之后打算入朝,當面向熹宗彈劾魏忠賢。

  魏忠賢被嚇壞了,連夜進宮哭著哀求熹宗救他的性命,再加上旁邊有魏忠賢的親信勸說,熹宗也舍不得魏忠賢,于是下令不讓讓孫承宗回京,孫承宗只好返回。

  后才知孫承宗只帶了一個隨從,這便讓魏忠賢嚇哭。

  魏忠賢當然也不會放過孫承宗,拉攏親信,讓孫承宗精簡軍隊,節省開支,并不斷以此為由參劾他。

  久而久之,朱由校本來是很信任孫承宗的,但是覺得一方面遼東太平,不用每年承擔劉朝、胡良輔、紀用等人要來山海關犒賞三軍的消息后,當時就氣不打一處來。

  覺得跟魏忠賢沾邊,搞不好后患無窮。

  孫承宗年紀大,閱歷豐富,對于魏忠賢的想法,心知肚明。

  很顯然,魏忠賢用心險惡,這一舉一動表面上是為了拉攏自己,才犒賞三軍,而實質上是為了贏得軍隊的支持,以便將來他出了事的時候或者是想干什么大事的時候,能夠得到軍隊的幫助與支持。

  這在封建社會是非常可怕的。

  于是孫承宗馬上上書朱由校:“派遣使者視察軍隊,從古代到現在都是軍隊中的禁忌,希望陛下能夠收回成命”。

  可是孫承宗的奏折剛剛送出,劉朝、胡良輔、紀用等人就來到了山海關。

  這些人長途跋涉、翻山越嶺,是又累又渴,可山海關守將壓根就沒有把他們放在眼里。

  孫承宗這樣做只有一個原因,那就是我們不一樣,我們不是一路人,堅決劃清界線。

  魏忠賢認為孫承宗之所以對他派到山海關的人不冷不熱,是因為自己送的金銀珠寶太少。

  為了拉攏孫承宗,魏忠賢一次又一次修改自己的底線。

  魏忠賢馬上又派心腹太監劉應坤帶十萬兩黃金到山海關犒賞明軍,并且特意給孫承宗送去了許多金銀珠寶和生活用品。

  臨行前魏忠賢對劉應坤千叮嚀萬囑咐,不論付出任何代價,都要拉攏孫承宗。

  劉應坤也信誓旦旦地對領導魏忠賢表示,堅決完成任務。

  當劉應坤到達山海關之后,他才知道自己這趟出來是永遠不可能完成任務。

  又一次熱臉貼了個冷屁股,劉應坤大失所望,有種主動千里送禮,人家還不稀罕的深深恥辱感。

  魏忠賢明白了這個世界上,不是所有人,都能用錢拉得攏的。

  :“孫承宗擁有邊關的明軍多達數萬人,他將率領大軍直奔北京城,清除皇帝身邊的奸臣,而兵部侍郎李邦華將做他的內應,到那時魏公公您就會死無葬身之地。”

  魏忠賢聽了這話,頓時嚇得面無人色,連夜跑到朱由校身邊,嚎啕大哭。

  魏忠賢老老實實把魏廣微告訴他的話原原本本告訴了朱由校,請求朱由校看在主仆之間多年的感情,一定要救救他。

  朱由校被說動了,連夜讓內閣擬旨。

  內閣首輔顧秉謙奮筆疾書給孫承宗,說孫承宗沒有得到命令,私自離開駐地,與祖宗定下的規矩不符。

  當前線戰事后,立馬率領明軍從右屯衛出發,趕往柳河救援。

  明軍剛趕到柳河,就遇到了四處逃竄的潰兵。

  明軍頓時嚇得驚慌失措,逃得越快越好。

  柳河戰役,明軍大敗,魯之甲、李承先全部死于八旗軍隊的亂刀之下,明軍死亡四百多人,損失戰馬六百七十多匹,還損失了大量甲胄以及眾多的軍用物資。

  柳河戰役是馬世龍背著孫承宗而發起的一次冒險進攻,這不過是一次小得不能夠再小的戰役,此次戰役的勝敗與否都根本不可能對遼東局勢有什么太大的影響。

  以魏忠賢為首的閹黨緊緊抓住柳河戰役這個有效的武器,向孫承宗發動了進攻。

  閹黨團結一心、一致對外,圍攻馬世龍,并把矛頭直指孫承宗。

  上書彈劾孫承宗的奏折就多達數十道,每道奏折的內容都大同小異,那就是一定要嚴懲孫承宗。

  事情越鬧越大,已經到了無法控制的局面。

  “韋大人。”一到韋寶正在等候的花廳,魏忠賢便主動向韋寶打招呼。

  韋寶正在心情忐忑不安,暗暗焦躁魏忠賢都過了大半個時辰了還不接見自己?這在這段時間來說是沒有發生的,自從獲得了都察院經歷司經歷和大理寺左寺丞的官位后,韋寶在魏忠賢這里的地位得到了很大提升,通常一炷香之內都會得到魏忠賢接見。

  “九千歲!”韋寶趕緊跪下向魏忠賢行禮。

  韋寶在人后是啥不要臉的事情都做的出來的,下跪可以算君臣之禮,也可以算父子之禮,反正韋寶也不管了,表達最大敬意就是了。

  魏忠賢一直對于韋寶當面的態度很滿意,對韋寶這個人也比較欣賞,這也是魏忠賢一直狠不下心對付韋寶的原因之一。

  “韋大人,如今你是陛下面前的大紅人,如何敢當得你韋大人如此大禮呢?快快請起吧。”魏忠賢說著,就要親自來扶起韋寶。

  韋寶趕緊自己站了起來:“不勞九千歲大駕,九千歲您請坐。”

  “韋大人深夜來找咱家,有何要緊事嗎?”魏忠賢坐下之后,一副啥都不知道的表情。

  “有幾日沒有到九千歲這兒來了,十分想念,另外,這里有份名錄,是我這幾日賣官的名單,賣官的金額我都標明了,所有財物一律轉交給陛下的內帑,我一分銀子沒有敢拿。”韋寶趕緊道。

  魏忠賢哦了一聲,“辛苦韋大人了。”

  “九千歲,您是我爹啊,您千萬莫要再稱啥大人了,這是折煞了小人啊。”韋寶趕忙擺出一副痛苦表情。

  魏忠賢微微一笑:‘咱家還忘了恭喜韋大人獲得陛下青睞,又得陛下賞賜韋家莊與你,這一下,你心滿意足了吧?’

  韋寶本來想裝傻不提韋家莊的事兒的,因為當初魏忠賢以韋家莊為要挾,向他勒索一百萬兩紋銀,現在皇帝將韋家莊送給了他,這一百萬兩紋銀自然是不用給了。

  不過,韋寶知道,魏忠賢如果在皇帝面前說幾句壞話,讓皇帝知道韋家莊其實有兩千多平方公里那么大的話,他不見得能保住韋家莊。

  “九千歲,不是我故意求陛下賜韋家莊予我的,是陛下主動問起我的家鄉,然后說要賜予我。九千歲放心,我努力賺銀子,當初答應給九千歲的一百萬兩紋銀,我一定會湊齊給九千歲。我韋寶的一切都是九千歲的,什么都舍得給九千歲。”韋寶動情的拍馬屁道。

  魏忠賢聞言哈哈大笑,“韋大人說的比唱的還好聽啊,咱家愛聽。難得韋大人大獲圣寵也依然沒有忘記咱家,難得。”

  “孩兒怎么敢忘了九千歲的提攜大恩?我做文字清查,懲處貪官污吏,可都是為了九千歲啊,現在朝廷是九千歲在掌權,朝廷好,就是九千歲好,我可絕無半點私心!我就怕觸犯了九千歲手下什么親信的利益,恐怕有人從中挑撥,無事生非,離間孩兒與九千歲之間的父子之情。”雖然沒有正式下拜帖給魏忠賢,并不是魏忠賢的正式干兒子,但是韋寶早就開始以魏忠賢的孩兒自居了,反正每次與魏忠賢密會,就他們兩個人單獨說話,也不怕惡心。

  魏忠賢見韋寶如此乖巧,倒是有點不好意思說想讓韋寶回遼東,到孫承宗的薊遼督師府當個正四品指揮僉事的事情了。

  魏忠賢覺得以韋寶的聰明,一定能立時發現他們的用意,這就是要讓韋寶隨著孫承宗沉船,而一起入水的毒計。

  “聽說你今日殺了正二品的漕運總督?”魏忠賢問道。

  韋寶一驚,這正是他來找魏忠賢的原因,他要主動向魏忠賢說這事,因為李思啟和馮銓都是魏忠賢的人,卻沒有想到魏忠賢的消息這么靈通,已經知道了。

  “不錯,九千歲,孩兒是萬不得已,本來只是循例執法,卻不想那漕幫和漕運衙門的人太兇悍了,居然想殺孩兒,孩兒沒辦法,只能動手。”韋寶又跪下了,“孩兒知道殺了干爹的人,很是惶恐,祈求干爹寬恕。”

  魏忠賢咬了咬牙,“咱家并未怪罪于你,但是咱家下面的人都覺得你出手太狠,而且你現在搞的文字清查,還連帶著整治了不少咱家這邊的人,不少人都恨你哩。他們希望將你調離京師,讓你去遼東,在薊遼督師府任職,你意下如何?”

  魏忠賢之所以還是狠下心來說了這話,主要是覺得韋寶到底危險,若是能讓韋寶栽個大跟頭,把韋寶身上的官職一擼到底,將來再想提拔韋寶也不遲。

  而且,還能再從韋寶身上搞到許多金銀,怎么說,先害韋寶這一把,都是不虧的買賣。

  韋寶一聽就全明白了,韋寶對于孫承宗目前的處境很清楚,歷史上的孫承宗就是這個月被魏忠賢給擠走的。

  這個時候把自己發配到薊遼督師府去,自然是要讓自己與孫承宗一道沉船的節奏啊,你們這幫閹黨,用心也忒歹毒了吧?

  韋寶暗忖,自己現在是內閣中書舍人掌制,翰林院侍讀學士,都察院經歷司經歷,大理寺左寺丞,雖然官階依然只是正五品,但四個職銜都是有一定權力的,且現在自己在京城混的風生水起,又被皇帝拉到了身邊,正是聲名赫赫的上升勢頭當中呢!

排三组六七码遗漏